校长性侵女生致其怀孕师生让女生忍耐(组图)

当事人吴晓指认校长李怀松

李校长给吴晓的短信

短信中看出李校长似乎对吴晓怀孕的事表示怀疑

石泉县第三初级中学初三在校生吴晓(化名)自今年3月份以来,多次遭到该校校长李怀松性侵犯,并导致怀孕.4月25日,吴晓举报了李.26日,李被刑拘.5月3日,公安机关对李暂时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5月5日,石泉县纪委、县监察局、县教体局对李作出开除党籍、撤销行政职务、撤销教师资格的处理决定.图为吴晓对着电脑指证李.小图系李给吴晓发的短信内容. 本报记者 孙涛摄

今年4月23日下午,发现自己怀孕的安康市石泉县第三初级中学初三在校生吴晓,突然下身出血,出现流产症状.

4月25日,经受身心双重折磨一个月的吴晓万念俱灰,她将自己的手机交给了“这世界上最为信任的人”年届五旬的任课老师.吴晓告诉这位“老师爷爷”,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自己为了争取户籍,保障上学的权利,不得不用自己柔弱的病躯,接受该校51岁校长李怀松一次又一次的性要求.直至身体虚脱、精神崩溃.

直到她给予全部情感和复仇期望的孩子也永远离她而去之时,这名14岁的女孩子感到已经无力支撑自己的生命,她在写好遗书,准备了却自己一生之前,选择用法律惩戒自己内心的那个“恶魔”.

5月3日,公安机关按照法定程序规定对李暂时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石泉县纪委、县监察局、县教体局于5月5日对李怀松作出开除党籍、撤销行政职务、撤销教师资格的处理决定.

当地部分百姓因此猜想,吴晓会审时度势变更口供,承认双方其实为师生恋.但没想到这位小姑娘下定了决心,不再隐忍沉默,坚持自己遭遇强奸的举报,并且选择对外公布压抑折磨自己一月的全部秘密.

吴晓的义无反顾,让感叹该事件将不了了之的公众颇为震惊,吴晓更是将自己和校长推向风口浪尖,接受全城百姓的审度和道德法律的判决.

石泉,这个美丽的陕南小城,正被卷入一场迅疾的风雨之中

我要说出那丑陋的一切

“一月内接连遭遇校长强奸”的14岁少女吴晓(化名),身心满布痛苦和失望;“流产半月后”的她沉浸在煎熬与纠结之中,依然没有勇气应对公众投来的各色目光.

5月7日,这位本应为升入高中积极备考的初三在校生,再次逃离自己生活的小县城,来到秦岭深山中,漫无目的地独自游走,在一户不明真相的亲戚家里,又躲避了整整两天.

面对亲友和相关人员的一次次约见,吴晓反复权衡思量,抉择着是否对外公开刚刚过去的那个月,那30个不堪回首的日日夜夜.

当晚9时,吴晓终于拨通了本报记者的电话,坚定地表示:“我考虑好了,我要见你们.”记者当即驱车二十余公里,到达秦岭腹地的约见地点.

夜晚的秦岭山谷万籁俱静,偶尔会传来一阵穿越山谷的风声,白天满目郁郁葱葱的山峦,在夜色的笼罩下,宛如一只巨大黑手,蜿蜒的山路上不见一个人.

半个多小时后,一位戴着墨镜的小女孩拖着忽长忽短的身影,从黑暗中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她站在孤独昏暗的路灯下.相互核实身份后,小女孩告诉记者,自己就是吴晓.

随车的石泉县司机问吴晓:“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山路不害怕吗?我都不敢一个人走.”吴晓淡然一笑,意味深长地回答:“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她面对记者,目光坚定地答道:“就是我,吴晓,我要说出那丑陋的一切.”随后,她把自己关在酒店里,向记者写下了长达13页的情况说明,详细讲述了自己遭遇的不幸,以及校长李怀松形象在自己心目中的颠覆经过.

新转来的学生没户口

我叫吴晓(化名),出生于农历1996年5月16日,现就读于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第三中学.现我为本人被李校长(石泉三中校长)诱奸之事做出如下说明:

本人2009年9月于邻省某中学转至石泉县第三中学,因本人至今没有户籍,须学校出具一份学生证明.于今年3月本人寻求李校长帮忙,李校长答应为我出具学生证明.

14岁的吴晓老家在安康市某县农村,家境贫寒的父亲在结婚后,携带妻子夹杂在外出打工的乡亲队伍里,到邻省一家煤矿打工,希望能改变窘迫家境的面貌.然而辛苦的劳作并未如愿,这位农村汉子最后上门,做了当地一位孤鳏老人的义子.他们夫妇在有了两个儿子后,又在无意之间迎来了他们的一个女儿吴晓.

吴晓一直没有户籍,但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很优异,平时的成绩都是全班前三名,最差的成绩是全校的第31名.吴晓告诉记者,她正是用“好成绩”把自己留在了学校的课堂上,否则任何学校都会以她是“黑人黑户”为由,将她推出校门.“真不敢想,那会给我带来什么结果!我不知道自己没有学上,活着还有什么希望.”

谈及读书上学,吴晓一脸欣喜,她解释说自己喜欢读书,热爱学习,更希望读书能为自己开创一片美好的未来.这位小姑娘在2010年8月28日的一篇日记里写道:开学了,我要升入新一个年级初三了.时光飞逝,光阴如梭啊.我们总要长大,慢慢一步一步走.又和同学老师在一起了,真好.开学了,我又要学习新的知识,更多的认识这个世界,一切既有趣又好玩,但同时有好多作业,好多看不完的书.但是上学还是很好的,我喜欢上学,喜欢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学习,一起玩.

吴晓五岁时,父亲患重病去世.这位漂泊异乡希望以苦力血汗振兴家门的农村汉子在临终时叮嘱妻子,让孩子通过读书,用知识改变命运.妻子为此独立支撑门户,希望每个儿女不因家贫而辍学.但她的两个儿子还是在父亲去世不久,相继离开课堂,重操父亲的旧业,远走山西做了矿工,以贴补家用.吴晓成了唯一继承父亲遗愿的希望.

但她没有户籍,来到石泉县第三中学后,她就一直被要求尽快拿到户籍证明,否则就不能再继续上学,因为报考填写资料都成了问题.在熟人帮助之下,吴晓的户籍有了希望,但要求她所在的学校出具一份在校生的证明.而且提醒她,如果失学离开学校,证明会自动作废.负责帮忙的熟人说,不会因此承担作假的风险.

本文导读:

石泉县第三初级中学初三在校生吴晓(化名)自今年3月份以来,多次遭到该校校长李怀松性侵犯,并导致怀孕.翻看手机里吴晓与校长李怀松的短信对话后,那位老师倍感吃惊,遂将吴晓疑被校长李怀松强奸的重大情况,上报给教体局局长.

“我当他是我的父亲”

当天我与家人到学校请李校长帮忙.我在校长办公室详细向李校长叙述了我的家庭状况,以及至今没有户籍的原因.无意之中我得到了李校长的qq号码,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彼此只要看见对方在线,便会礼貌地问候一句,后来渐渐的聊得多了,我也渐渐把李校长当做自己的一个朋友,一个值得我敬重的长辈(在和他发生关系前,他给我的影响均为正面).

一次聊天中,我无意地提到了我不会做菜.李校长便说让我拜他为师,我半开玩笑地答应了.李校长也无意间提及让我去他家学习做菜,我也没有放在心上.直至3月25日晚我与李聊天时,他又提及周末让我到他家去学习做菜,我便答应了 (当时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一样看待).

在李校长办公室开具证明时,李校长更是热情地打电话联系相关人,还详细地询问吴晓的家庭学习情况.甚至将一幅非常好笑的qq聊天画面推荐给吴晓看.那天李校长一边给吴晓看自己的空间照片,一边谈到了自己不幸已经解体的婚姻.吴晓称,为了联系办理户籍证明方便,她主动加上了李校长的两个qq号码“温暖的太阳”和“绿色的太阳”.

自此之前,吴晓曾独立在异地求学半年多.两个哥哥只会给她寄钱,母亲也少有联系.吴晓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她说自己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父爱,早已成为美好的回忆.就连患病也是一个人去医院,她至今还留下了心肌炎的后遗症,经常会因发烧请假,干体力活会心慌气短,身体异常虚弱.

和校长成为“聊友”之后,两人谈得很投机.吴晓表示,李校长说话很绅士,从不过分,最常讲的就是询问她的身体健康状况,要求她努力学习.校长的关怀让吴晓越来越感到亲人般的温暖,她说,除了那个把自己抱在腿上,不让两个哥哥和她吵架的父亲之外,从没有第二个人如此悉心地关爱过自己.在李校长的身上,吴晓看到了爸爸的影子.她说:“我当他是我的父亲.”

学做菜我被留宿校长家

3月26日周末我放学回家,手机登qq时,李也在线,我便礼貌性地问候了一句,他又提及了教我做菜的那件事,我就答应了.3月26日两三点钟,我到了李的住处,和他寒暄几句之后,发现他的住处异常的凌乱,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和个人的习惯,我便帮他打扫房间.后来李说有事需出去一趟,让我帮他做家务,在那儿等他回来.

后来他出去了大约有两个小时,差不多五点时,我打扫完房间,李也从外边回来.我提出要离开,他说不急,时间还早,让我在他家吃饭,顺便教我做菜,我想我来的目的也是为了学习,就留下来了.

那天李怀松校长把家里买了许久已经发蔫的蔬菜炒了,但并不好吃,吴晓说甚至味道让自己无法下咽.吴晓心里暗笑道:“就这手艺还敢自夸为厨艺老师呀.”

饭后我帮忙收拾碗筷,李去了书房上网打牌,说等一下送我回家.收拾完以后,我进了书房看书,等李送我回家.将近8点的时候我提出可以自行找车回家,他说不用,说他有车也方便,等他打完那局就送我回家.我就又等了一会,谁知他打完一局又一局,无休止地在玩,并未将我要回家的事放在心上.作为一个晚辈,我也不方便叫他别玩了,送我回家.可时间已经越拖越晚,快要十点了,我提出要回家.他却说已经很晚了,我回家和家人也不知如何交代,不如就在他家里休息,他出去睡.刚好那天我家里也没有人,考虑到我当天忘记带钥匙,回家也无法进门,我同意了他的建议.文/图 本报记者 孙涛

我一再跟他说我还是个孩子

他关掉电脑,去帮我准备洗脚水.我洗漱完毕已经很晚,可是他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我想即使他不走也没有关系,我可以和朋友聊天或看电视,在客厅坐到天亮再离开,就坐在沙发上和朋友聊qq.

过了一会,他坐在我身旁,问我怎么还不休息.我说自己还不困,想和朋友聊聊.他问我为什么不在电脑上聊.我说自己手机可以登录,没有必要那么麻烦.他又说我身体不好,让我早点儿休息,到他卧室去睡.我说不行(他的住处只有一个卧室),没有这样的道理,我不能反客为主,自己住进卧室却把主人赶了出去.他说没有关系,就把我推推搡搡推进了卧室,用手按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在床边,告诉我让我安心休息.

吴晓向记者回忆道,自己虽然知道李怀松是自己的校长,但一直没有近距离接触过,直到开学不久的一天,她有病在晚自习后要去医院,路上被李校长发现后,主动开车送她和同伴到医院门口.那次李校长给吴晓的第一印象就是,晚上开车太慢了,打的五分钟的路程,他用了近二十分钟.李校长的蜗牛速度惹得吴晓和同伴暗暗发笑.第二次是吴晓和舍友吵架了,都不愿意进宿舍.李校长发现后没有批评,而是两边跑地了解事由,还和颜悦色地劝俩人要大度,直到握手言和.至此,李校长在吴晓和全班女生心目中留下了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者形象.

我说不用这样,我在客厅里玩儿就好了,说着我便起身往客厅里走,他却一把把我抱住.我当时吓坏了,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过了十几秒钟,我才反应过来,一边把他推开一边跟他说:“我知道你一个人的时候很孤独、很寂寞,是该找个人来陪陪,可是不是像我这样的小女孩.”

他也并不回答,只是紧紧地抱着我,近距离的接触让我甚至能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我一直把他往一边推,他却将我抱起,走到靠窗的床边把我放下,开始解我的衣服.我当时很害怕,想不到他竟是这种人,我尽力地抓住自己的衣服,希望自己能够避免有这种事情发生.

我一再跟他强调我还是个孩子,还一直把它当做长辈一样在尊敬,可以说他是我最敬重的人了.他竟然说我把自己人生的第一次献给自己最敬重的人,我很懂事.

听到这些我几乎崩溃了,尽力地去反抗,可是徒劳.他强行脱光了我的衣服,把衣服扔在床尾的一张凳子上.我马上去扯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想要下床拿自己的衣服穿上.可他却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他的身体的重量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用尽力气去推开他,可是还是没能避免事情的发生.

我最尊敬的人侮辱了我

和我发生关系后,他便倒在旁边睡觉.看他睡着了,我悄悄下床去拿自己的衣服穿上.我外套还没来得及穿,他就醒了,他就又扯光我身上的衣服,再次侮辱我.面对我哭着哀求,他无动于衷.

那晚我彻底失眠,哭了一夜:我最尊敬的人竟然侮辱了我.

3月26日晚,共有四次,都是强迫发生.我当晚也试着逃离那里,都没有成功.我一直跟他强调我还是个孩子,并且一直很敬重他,他都不为所动.当时我很失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傻,错信了他.恐惧和愤怒的火焰在我心中交织着燃烧那一夜改变了我的后半生.

他家里的玻璃是隔音的,即使我叫也不起作用.加上我手机又没电了,无法与外界联系.我更加害怕起来.

天快亮时,他告诉我,让我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他会好好待我,不会骗我,以后我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事情他一定会尽力来帮我.我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地哭着,差不多快8点的时候有人打电话找他,他出去了.我马上穿好衣服,准备离开那里,却发现防盗门是反锁的,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我绝望了.

在他家等他回来时,有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孩来找过他.由于担心自己和他的事会被说出去,我就没敢说话,静等那个女孩离开.

后来快11点的时候他回来了,我告诉他我约了同学去郊游要离开,他可能害怕我会把事情说出去,想各种各样的理由不让我离开.他的理由我一一都回绝了.我告诉他有人来找过他,他知道我没有说出事情后,就说可能是别人敲错门了.十二点半的时候,我才得以离开了那个肮脏不堪的地方.

老师同学让我忍一忍

我找到我的朋友,告诉他们我不去郊游了,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他们走后,我找了个小药店买了一瓶安眠药,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回了一趟家,换下那一身脏衣服,把它丢进垃圾桶里,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准备结束自己生命.一个好朋友打来电话对我关心备至,我的眼泪又落下来了,没有了结束自己生命的勇气.

我扔了那瓶安眠药,发誓要让他付出代价.我依然和往常一样去了学校,尽管不能承受却依然死扛着,面带微笑地去和每一个人见面.但是自己的力量毕竟太过薄弱,不堪重负,我想要逃避.

我向班主任请假想要回家休息,最好的朋友说什么都不让我离开,我哭着告诉她我的委屈.她知道后安慰我,让我把眼泪擦干,好好努力,到时让李付出惨痛的代价.我的心情已经走向了低谷,无心再学习.

第二天我去跟班主任请假回家休养,调整心态.班主任细心的劝导、殷切的关怀,让我有什么委屈可以告诉他,他能帮我的他一定会尽力帮我.我的心理防线决了堤,把这件事告诉了这个真心关心我却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

班主任听后很愤怒,却也是无能为力.他只是安慰我,让我保护好自己,将来有机会大可让他 (李校长)后悔莫及.我请求班主任替我保密,他答应了我,并劝我好好努力,报仇的事以后再说.

后来语文老师听到一些关于我和李的风言风语,就问我详细情况,我就把情况告诉了语文老师,他听到后很震惊,说我不能被困难吓倒,应该学会勇敢地保护自己,我也曾向语文老师提及事发后我想到公安机关报案,但因为自己懦弱,为保名节就没去.

4月26日23时19分,吴晓的班主任通过手机发表的空间文章《回校路上》里写道:把美好的未来规划得如此灿烂,然而不得不安静地走,安静的眼泪夺眶而出,不是脆弱,是这个时候的社会刮进了胃肠刺痛的空气.当身边的一切都怀揣捉摸不透的心脏之时,自己却单纯得像颗露珠,一碰即碎.都滚蛋吧,我也像空气一样消失!哀莫大于心死,走完这段黑暗,像傻子一样地活!

屡遭性侵变得沉默寡言

我决定听他(班主任)的.那些天我很努力很努力地学习,可是身体却被拖垮了,不得不回家休息.后来李听说我回家之后,打了电话给我,我没看到,看到之后就回了他一些短信,给他打了几次电话.

后来他开车到我家附近接我,我随他去了他家(迫于害怕他让我休学及户口无法办理和自己微弱的封建意识的情况下,不得不从).那晚我们都喝了酒,当晚我们发生了第二次性关系,虽然我有反抗,但态度已没第一次那么强烈(顾虑自己上学,户籍和名声)

直至4月6日,我和他共在一起发生了四次关系,直到我因病晕厥,去往西安看病.

在我离校期间,李多次以不该让我去西安看病为由找我们班主任的麻烦,班主任不想我为他担心,对自己所受的委屈只字不提,一味地给我宽心让我安心看病.

吴晓告诉记者,遭受校长的性侵害之后,自己精神郁闷,唯有通过不停歇的学习,才能暂时忘记那可怕的夜晚.吴晓的同学对记者说,吴晓当时学习的劲头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每晚一两点还躲在被窝里,借助手电筒看书,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简单洗漱后第一个进教室开始自习.吴晓做梦都在背单词.超负荷的学习和内心的烦闷,让吴晓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每天几乎只吃一顿饭.

吴晓的姑姑向记者回忆道,性格开朗的侄女一月内瘦了大约十斤,回家就是睡觉,也不和姐妹们打羽毛球了,满腹心思的样子,饭也懒得吃.问她有何心事.吴晓直喊累了,不舒服,想一个人在床上躺会.

吴晓越来越感到困倦,头晕,不得不请假回到距离学校一公里外的姑姑家休息.这些在吴晓看来都不算什么,她说自己最害怕听到校长李怀松的关心电话.得知吴晓带病上学,李便提醒吴晓的班主任应该让吴晓看病休息,不要因此延误吴晓的治疗时机.得知吴晓在姑姑家没去上学,李校长就会打电话来询问病情,还会亲自上门看望.而往往每次看望,吴晓说李都会示意她跟自己走.到李校长家里意味着什么,吴晓称自己知道如果不去,校长就会命令班主任安排她去医院检查.她害怕学校借故让她退学,不但会失去中考的机会,甚至会因此辍学.因为学校不会承认此前开具的自己是在校生证明的有效性,自己可能再次失去获得户籍的机会.

妹妹在梦中直喊快走开

“在他面前我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只剩下一副躯壳.我只希望这一切尽快结束.”在第四次从李校长家里离开时,吴晓称自己扶着墙壁都站立不稳.最后体力不支的她被迫再次请假,回到姑姑家里.第二天,吴晓从床上摔倒在地,神志不清长达6个小时.最后被前来探望的同学发现,报告给了班主任.李怀松校长得知后,立刻前来探望,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并亲自把吴晓从地上抱着送上了救护车.

吴晓的哥哥得知妹妹病重晕倒的消息后,连忙赶回石泉县,带着妹妹到西安检查“得了什么大病”.在和妹妹相处的七八天里,哥哥发现妹妹吴晓晚上老睡得不踏实,一脸惊恐,时常在睡梦中高喊:“走开,走开.”哥哥问吴晓缘由,她推脱说自己做噩梦,掉在一片深水内,总也游不上岸.“当时也没有想什么,也不敢往那方面想.”只是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说吴晓没病.后来哥哥再次听到妹妹出事的消息,被教体局的人带走了.“打电话给我妈的时候,她才告诉我说,妹妹被学校校长欺负了.”哥哥说,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但没想到竟然是老师,还是一校之长.

怀孕了又流产了

后来我病愈可返校学习,但仍无法正常上课,李再度提出让我休学回家休养,迫于想尽快返回学校的心态,我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表示在校期间如因不守学校纪律或身体原因发生任何事学校概不负责.

签订协议后,我返校学习期间,却发现有了妊娠反应,一时之间陷入惶恐,不知该怎么办.

语文老师发现了我的不良发应,建议我去做检查,于是4月23日便去了石泉中医医院,用了一个假名字和年龄去了内科做检查,检查结果为阴性,我的心一时安定下来.可大夫却说那个检查结果有可能因为检查时段的原因不准确,建议我去妇科看一下,并给我开了一些止吐的药.

我去了妇科.大夫看了一下我的处方笔询,问了我的症状后,问我要不要那个孩子,要的话就不要吃大夫开的药,让我一周之后再来检查.

出了医院我陪同学逛街买衣服,走了很久可能有些累,又吃了些冷饮,走到迎宾路附近,我感觉肚子很疼,疼痛感越来越强烈,我找到附近的公厕,进去以后,发现有许多血块和一个颜色较深的血球排出,等已经没有太多的血排出的时候,疼痛感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就去了附近的县医院向医生说明了我有出血的状况,并未提及可能是怀孕.医生就帮我开了一些药.

后来我打电话咨询了另一位医生,提及了怀孕.她说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流产了.

不得不说的那些秘密

4月24日下午,班主任知道了我流产的事让我回家休养,我自然明白他是在保护我,于是我便乖乖回家,临走之前我把手机交给了一位老师 (他是我最信任的老师).

翻看手机里吴晓与校长李怀松的短信对话后,那位老师倍感吃惊,遂将吴晓疑被校长李怀松强奸的重大情况,上报给教体局局长.

4月25日,那位老师代替我向教体局领导反映,后由教体局将此事报告给公安机关.

这位教师向记者提供的两份李怀松的短信照片显示:“向你建议一下,不管是什么事,能否把情况摸清楚后再给局长汇报?”“凡事都应该大局为重.有问题我们正确面对.”

这位教师认为,局长竟然将如此重要的信息透露给了被举报人,明显违反了保护举报人,保全证据的有关规定,随即质问教体局局长为何把自己卖了.为此,石泉县教体局局长还专门向举报人道歉.

石泉县委宣传部在给记者提供的资料中表述:2011年4月25日中午11时,石泉县第三中学教师电话告知县教体局主要领导,说有重要情况要当面举报.局主要领导高度重视,立即组成了由局纪委书记为组长,局纪委委员为成员的三人调查组,前往第三中学进行了解核查并前往当事人家中调查核实情况.

调查组通过初步调查核实,认为该举报问题已超出了局纪委调查处理范围,当日即决定立即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当晚县公安局派人将该李从县教体局带走.县委、县政府领导获知后,迅速召开会议,要求相关部门从快、从重、从严处理此案.

县教体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道,当日调查李怀松的问题,是在极其隐秘的情况下进行的,李本人都不知道.当晚,还是教体局局长电话通知李怀松来教体局一趟,最后将报警电话直接打给了石泉县刑警队队长,让警方将李从局长办公室直接带走.县教体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撤销李怀松的校长和教师资格,是因为李涉嫌刑事犯罪,且给教育系统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依照教师法的规定,李确实不适合担任教师一职了.石泉三中的一位教师告诉记者,撤销李的党员资格表决,获得了全校18位党员的全票通过.

对于吴晓要举报他,李校长表示有些惊恐(5 /22张)

决定用法律捍卫自己的尊严

4月23日晚,我知道报案可能已经太晚了,毕竟孩子没了,最有利的证据没有了,所以我故意发短信给他,告诉他我怀孕了.让他自己亲口把事情说出来,把这些短信作为证据保留下来,交给公安机关.

我以试探性的口气问他假如我怀孕了怎么办、他说让我拿掉,口气十分强硬,还让我告诉家人,我是在生病昏迷时被人迷奸,却并不知道对方是谁.听到这儿我十分震惊,为保全自己,他竟然什么都可以牺牲.

当晚,李曾让我到工会处拿钱说是帮我看病.我知道那笔钱是老师为初二一名名为马玉梅的女孩捐的款,我就没有同意,我并不想用自己的自尊和他进行交易.

我彻底走向了崩溃,回想自己以前的懦弱我很后悔,一心想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报复他,一味地容忍却成了他不要脸的资本,害得我失去了自尊和自己最疼爱的人.我下决心报复他,要让他付出代价.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语文老师,他也鼓励我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我更加坚定了信念,要把他的丑形公众于世,把他送进冰冷的监狱.他让我把和他联系的信息全部删除,我没有照做,把手机短信作为证据保留了下来.

李怀松被刑拘后,有关他涉嫌强奸的罪恶描述不胫而走,甚至被网友称其石泉恶人.

熟知该事件的人表示,多行不义的李怀松显然让一位小女孩抓住了软肋,这就是对他冲动最好的惩罚.

51岁校长约14岁女学生私奔

4月26日晚,李怀松被公安机关拘留.公安机关询问笔录期间,我曾向他们提及我与李发生第二次关系之后,他曾给过我500块钱让我去交学校收取的资料费.在李不知情的情况下,我把那些钱撕碎,扔在卧室的垃圾桶内.

当晚吴晓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世界上会有如此下贱的人,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解决问题,这就是你的行径吗?不觉得这样做太可耻了吗?你们的要求竟如此无礼.

吴晓告诉记者,两个哥哥和叔叔都会在自己需要钱的时候马上寄来,自己不缺钱.在校长李怀松面前,自己需要的是一个人的尊严.她向记者提供的两份录音显示,相关人士分析,吴晓和李怀松在石泉县城的处境后认为两人都应该呆不下去了.只要吴晓愿意配合,李怀松愿意给吴晓在外地找个学校,并出资供她读书,两人一起生活.并强调这是李怀松的意思.

七年之后,我风华正茂的小姑娘,他一个年近花甲的男人,让我继续和他在一起,受他的侮辱,太卑鄙了.你们可别忘记了,他的儿子比我的年龄还大.按常理来说,他就像我的一个长辈,可我现在好恨!恨我自己,为什么当初眼光那么差,竟会那样崇拜他.现在想来自己真是有眼无珠,白痴到这种情况被他侮辱之后,我竟想要忍气吞声地过一辈子.呵呵,我是有点天真.他把我当成什么?一个玩偶,一个小姐,一个为了钱不惜出卖自己身体的不自重的女人,一个连最起码的保护自己的勇气都没有,一个不懂自重、自爱的女人.

而现在的我,似乎也没有了对他的任何尊重,用钱来践踏我的自尊,敢做不敢当,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杀死自己的亲生骨肉.一个一点人性、一点良知都没有的混蛋.我那么用心去崇敬的人,居然是一个衣冠楚楚的禽兽.不对,用禽兽这两个字来形容他,简直玷污了这两个字.

他们让我改口变更无罪供述

在李拘留期间,李曾托人找我要求私下和解,给我拿一笔赔偿金,然后到公安机关告诉审讯人员,我是自愿与李发生关系的.我没有同意,因为委托人中有一女士为医院院长,为人十分和蔼,所以每次李都委托她来找我.那医生对我很好,不像有些人不太礼貌.

李拘留期间,李的家属多次委托那医生,陪同到家里来找我,请我同意他们的做法.李的妹夫曾说,想替他弥补这个过错,把对我的伤害减少到最小,希望我可以说,我和李之间是自愿发生关系的.我并未为之所动,虽有恻隐之心,但想起自己所受的伤害,便能坚定信念走下去.

4月26日,李怀松因涉嫌强奸初中女生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4月28日,石泉县教体局召开了第三中学全体教师大会,宣布了免去李怀松第三中学校长职务.

后李被保释,取保候审,在他家人的安排下,我与李有一次通话,他求我放过他,让我撤诉.看他现在这种处境,我虽同情但恨意更浓,没有同意.

5月3日,公安机关以证据不足为由,按照法定程序规定,对李暂时办理了取保侯审手续.石泉县纪委、县监察局、县教体局于5月5日对李怀松作出开除党籍、撤销行政职务、撤销教师资格的处理决定.

网上对这件事是众说纷纭,我希望能得到社会上众人的帮助,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我一个公道.

校长李怀松他算是一个人吗?李怀松他还算是个人吗?

为了求证吴晓向记者提供的相关的情况真实性,记者在吴晓指引下亲自上门寻找李怀松校长,希望当面核实.在一小区的五楼,李校长的家门紧锁,记者敲了半天,屋内无人应答.吴晓又向记者提供了李的一个亲属的电话,同时告诉记者,李的这位亲戚曾多次劝自己变更口供.记者打通电话后,对方很惊讶记者为何能把电话打到自己家里.自称是李的亲戚的一位男子告诉记者,自己刚出差回来,已经知道李出事了,将会进行核实真伪,如若属实,自己家会和李绝交,以后就没有李这样的亲戚.同时这位男子表示会转达记者希望给李说话机会的意愿.无论李是否愿意接受采访,都会给记者一个明确的回答.记者久等无果后,再次拨打电话听到的全是忙音.石泉县教体局也以李是涉案人员为由,表示不能干涉案件,无法联系到李本人接受媒体的采访.

石泉县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确系证据不足才对李怀松采取取保候审的,但取保候审也是一个调查取证的过程.根据法律规定,严禁在取保候审期间放纵嫌疑人.如果在取保候审期间有证据证明李怀松确实存在串供的情节,将按照毁灭证据对待,并立刻将李怀松收监,限制他的自由.

校长性侵女生致其怀孕师生让女生忍耐(组图)由安丰网( www.anfone.net )用户yvjie1581分享,感谢转载请注明出处
回顶部 | 首页 | 电脑版 |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