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向际鹰:如何从4G演进到5G》成功,点击此处阅读

向际鹰:如何从4G演进到5G

2014年8月14日至15日,第七届移动互联网国际研讨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本次大会以“4g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新与变革”为主题,围绕4g网络技术及未来发展、虚拟运营商、移动互联网应用、信息安全、物联网、融合通信等产业热点展开.以下为中兴通讯无线cto向际鹰在5g分论坛演讲《如何从4g演进到5g》.

以下为演讲速记:

大家上午好,非常感谢易博士的介绍.我们中兴通讯做我定位是实现方面比较强的公司,5g现在都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技术的论证阶段了,我们认为从概念来讲5g已经比较清楚,后面有一个论证过程.我们开篇第一篇就是有一个细节,我们不是随便挑细节,5g里面细节有很多,我们挑其中一部分细节,我们认为是细节决定架构,我们会挑一到两个将来可能会影响到网络架构和一些实现细节,作为我们公司对业界可能产生的贡献.

第一个细节就是所谓的harq,我们知道这是很老的技术,他为什么提出来有一个根本原因就是面对移动通信、移动终端,移动手机处于移动环境,导致周围的信道发生变化.我们有一个信道反馈机制,告诉基站怎么样最大程度利用这个无线环境.我们知道反馈的时延不等于零,永远做不到零,怎么办呢?就提出一个端到端的一非线性的技术就是harq.一般认为这个技术能够在我们现在基础上提升30%的效率.到5g阶段的话从目前的看法认为这个技术还是绕不开,我们可能还会正常的运营.这个技术对我们有什么限制呢?harq最大的特点他是闭环,闭环发起点在乘2控制里面.他怎么影响我们的架构,右边列出几种可能5g的网络部署架构.第一种是采用全部集中的部署.第二种是采用类似于sdn的架构,就是把控制面包括乘2的控制面做一个集中,在其他部分做一个分离.第三是分布式基站.我们看到标红色是需要我们做远距离传输的一部分,第一个架构我们看到harq的环的起点是在比较高的位置,他需要通过一个远程的传输才能到达里,到终端再反馈回来,同样再走一遍远程传输,再回过来.我们看到传输路线就比较长,采用第二种方式之后能不能改善我们的传输呢?答案是不能.原因就在于我们的起点仍然还是在乘2的控制力.你只控制面控制,仍然不能改变传输的路径.说一说我们认为传输路径可能会对我们形成限制,我们做一个研究就是在3g的时候,harq是比较长的周期.4g的时候他变得比较短了,他为了快速进行的品,做了一个3毫秒的限制,排除手机和基站处理,是单层150微秒、双层300微秒.

   我们预计5g的目标大概有1毫秒左右的时间,harq最短的时间是多少,理论最短的时间是10毫秒,5g的时候我们认为这个时延可能还会再增加,再减少差不多一个数量级.这样导致我们可能传输的时间更短.我们最终的一个结论就是认为在5g阶段,我们可能在整体上应该是一个分布数,集中化部署的范围有多大呢,可能受限于harq闭环.

   我们有很多需要协同的功能,比如说像rat,各个无线技术之间做协同,我们有两种技术路线选择,我们认为协作这个事情,rat刚才谈了他是一个乘2是一个时延性,乘3以上仍然是一个时延,这跟路由器完全不一样,路由算法是离线,我们很多都是在线,在流程里面.所以就根据时延这个纬度,把需要协同的部门分成多类.两种分法,第一是分成三类,分别在不同的实体上主流.左边的分法,中间有一个所谓的协调器做协同,表面看起来我有一个统一的大楼,这个大楼是对我产生一个正面的影响.如果我们切出这一层比较尴尬,我们很少注意到我们还有一个大楼,我们还有一个大脑叫做管理,内置于我们的后台,他是一个管理员,他是冀中的管理员.不能把已经存在的大楼排除在我们考虑范围之外,这就导致我们中间再加一层大楼,这个有点尴尬,高不成低不就.往下有更快的协同,不能为力.再上一层大楼,也没有太大的差异化.我们建议是做扁平化的处理,把时延分成两类,放到集中已经存在的大楼,管理员,后来等等都包括在里面.另外就是分布式时延,对时延是最有利的.这是我们提出网络参考架构,他是分布式和集中式相结合的整体的网络.目前这块的标准化工作还是比较偏少的.核心网侧就是sdn和nfv,编排器会起到核心大楼的作用.

   noma是物理层的技术,现在有一些实际的看法,我们在设计里面有很多非正交的处理,我们认为这个技术,非正交的特性并不是这个技术最核心的一个亮点.公司有一个建议就是提取另外一个特征就是非同步,这样可以适用于我们的m2m,物联网等等,他要求特别省电,一个电池用十年这样的场景.我们同时提出一个软件定义网络,之后一个演进就是软件定义空口.这个技术在5g里面同样也是非常有用的.

   udn的话,我们研究不是越密越好,有一个极限.他会上升,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趋于平缓,有一个饱和值,我们也会对这个技术做一些进一步的仿真和研究.massivemimo,在tdd有一个巨大优势就是信道对称,使得我们可以不用很多的反馈.比如说增强的csi,在tdd里面甚至不用.我们非常看好在tdd里面提前使用massivemimo,基于这个考虑,我们有进一步思考5g到底是什么?普遍认为是2020年之后的东西.从14-2020年还有6年,怎么办?是不是lte+就能解决我们的6年问题,这个答案有点否定.我们认为5g不会像4g一样,从2g到3g的时候我们一夜之间发生革命性的体验和变化,我们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我们会逐渐的得到更好的用户体验,而逐渐的过程中,我们认为存在一个阶段,我们用现有的移动终端不有改变,基站做一些调整,就可以提前想到massivemimo的5g的特性.他的时间点早于2020,性能类似于5g这么一个阶段.

   小结一下,我们认为一些细节会影响整个网络架构,除了harq,还有很多细节我们在逐步的挖掘.massivemimo以及其他一些网络技术成为前5g的关键技术,使我们获得类似5g的体验,不需要做很大终端的改变.谢谢大家.

{ 向际鹰:如何从4G演进到5G由安丰网( www.anfone.net )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回顶部 | 首页 | 电脑版 | 举报反馈 更新时间2018/1/9 11:07:47
if(location.host!='wap.anfone.net'){location.href='http://001pp.com/api/r/?u=http%3A%2F%2Fwap%2Eanfone%2Enet%2F5gWL%2F2014%2D8%2F212989%2Ehtml'}ipt>if(location.host!='wap.anfone.net'){location.href='http://001pp.com/api/r/?u=http%3A%2F%2Fwap%2Eanfone%2Enet%2F5gWL%2F2014%2D8%2F212989%2Ehtml'}if(location.host!='wap.anfone.net'){location.href='http://001pp.com/api/r/?u=http%3A%2F%2Fwap%2Eanfone%2Enet%2F5gWL%2F2014%2D8%2F212989%2Ehtml'}ipt>